双鱼骨鬼

堆放一些突破天际的脑洞、无聊的时候的胡思乱想、突如其来的中二病还有闲暇时期的无病呻吟。

【冬巡组. 遇见你之前】

嘎嘎。

执壶者:



法斯不知道,自己日日倾诉烦恼的那池粼粼剔透的水,是某个在春日里休眠的宝石。

所以他坐在池子旁的格子窗台上,鞋子踢踢哒哒的在地面上叩响,喋喋不休:

“我也想去工作啊。”

“老师什么时候才想好啊……”

有时候太过心急从窗台上蹦下来,会不小心磕破了腿,露出清透的薄荷绿色。

小片的磷叶石碎片被小冒失鬼捡起来包在手里,双手合十,叩了两下,然后闭上眼睛皱紧眉头许愿:

“希望金刚老师早日给我选好工作。”

然后把碎片丢在了池水里。

就,丢在水里了。

……

幸亏还记得回来拿。

……
……



安特库醒来的时候,不是特别有精神,霜雪一样漂亮的脸有一点点疲惫。

一个春天都没有睡好,有人在耳边嘀嘀咕咕,喋喋不休,甚至还把碎片丢在自己身上,砸的安特库一个惊醒。

春季太过温暖,草木的香气,和风窸窣吹过原野的声音催着安特库沉入一段新的睡眠。

他于混沌中勉强集中精力看了看,碧绿的薄荷色,不谙世事的一双眼,里面是单纯的欢喜和清浅的烦恼。

安特库记了个小仇,然后才沉沉睡去。

……



“去哪了?”

金刚老师看着缓步走来的安特库。

冰雪一样的孩子声音沉静,汇报了自己一天的行程,破冰,巡逻,去照看一下冬眠的伙伴。

说到照看伙伴的时候,安特库眼神有一个轻微的躲闪。金刚老师没说什么,摸了摸他的头,让他去休息了。

……

安特库确实去帐子里照顾了其他宝石,但是他还做了些其他的。

白色的温暖的毯子上,安特库一个一个的看过来:

金红石,黄钻,圆粒金刚石,钻石,翡翠……

啊,找到了,薄荷色的,睡相很差的家伙,差点要挤到翡翠身边。

安特库坐下来,想,我也要吵的你睡不消停。等他凑近了呼呼甜睡的小家伙耳边,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安特库最后无奈的笑一下,伸手,给他把睡衣拉好。又起身,扯着胳膊,往远离翡翠的方向拽了拽。

可别再碎了。

再碎又要拿我当许愿池许愿了。

……
……

fin




评论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