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骨鬼

【CP莫德雷德XLily】恋爱魔法师

猫德雷德:

*AU现代 摩根,莫德雷德亲情向 CP莫德雷德X lily


*视角主摩根


*家长们操心自家孩子谈恋爱的故事。设定上摩根和梅林是活了几千年的魔法师老相识,摩根的孩子是莫德雷德,梅林是阿尔托莉雅的老师。


*速写,文笔烂的惊人


 


 


恋爱魔法师


 


1.


 


摩根.菲勒经营着全国最大的药品公司,最近流感爆发,她忙得像只冬天到来前储粮的松鼠。她和莫德雷德之间经常三个月讲不上一句话,梅林吐槽她和莫德雷德的感情淡的像快餐店自动续杯的饮料。她对此无可反驳,事实证明当一个女人独自拉扯三个孩子时总会出那么一点状况。这天她一反常态地主动给莫德雷德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晚上一起吃饭。原因无他——上午她点着头打瞌睡时,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两个月没有给莫德雷德打生活费。


 


生活总是充满着惊喜。摩根到家时迎接她的是一团从楼梯上滚下来的香气,她敏锐地闻出了自己三四瓶未开封的昂贵高级香水——莫德雷德用摩斯抹了一个大背头,穿着一套黑色的正装从楼梯上一跃而下。


 


“妈!”莫德雷德兴奋地冲摩根喊,“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摩根打量着莫德雷德衣冠禽兽的打扮,想着莫德雷德要个生活费也不容易,在家吃个晚饭还要正装出席。不过这也是莫德雷德重视她的表现,摩根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面上还是一丝不露。“你怎么穿成这样?”她明知顾问地挑着眉毛。


 


“我就想让你看看......”莫德雷德突然红着脸移开了视线,“你觉得我看起来怎么样?”


 


摩根心里乐开了花,装作挑剔地看了看莫德雷德光溜溜的额头,“你得换个发型,你看上去像煮熟的白鸡蛋。”她微微翘起嘴角,掏出手机把手提包丢给莫德雷德,脱掉高跟鞋往餐厅走去,“下次我再给你换个新香水。”


 


“那我把头发放下来,”莫德雷德殷勤地为摩根拉开椅子,“今天我亲手做了晚餐。”


 


摩根很受用,她矜持地坐下,抚了抚衣服上的皱褶。桌上全是好菜,莫德雷德显然是拿出了看家本领,“你和我不用这么客气,还特意为我换衣服。”她用了一种让她自己都起鸡皮疙瘩的温柔语调。


 


莫德雷德愣了楞,眨巴了下眼睛。摩根心想也许莫德雷德有些受宠若惊,“咳,”她决定趁热打铁,巩固一下亲子关系,“上次我批评你的着装是因为你在我带你出席的正式场合时穿了卡通T恤。”摩根伸出一只手,犹豫了一下拍了拍莫德雷德的脸,“在家不用那么拘束。”


 


莫德雷德啪啪地被拍的发愣,“妈,”她欲言又止。


 


“没事,感激的话不必多说。”摩根内心脑补出了莫德雷德因为她的冷落在床上哭泣的大戏,“这次两个月忘了给你打生活费是我的错。”


 


“......不是。”莫德雷德犹豫了一下,僵硬地感受着摩根嫌弃地捋着她的金发,“那个妈......”


 


“什么?”这时摩根听到自己的手机滴滴答答地响了起来,“你有什么事就说。”她心情颇好地划开手机,是一条短信。


 


“......我不是为了你特意去换衣服。”莫德雷德小心翼翼地说,观察着摩根的表情,“你是我妈嘛,我就没想那么多。”


 


......


 


摩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发件人没有被她存在通讯录里,但她闭着眼睛都能背出那个该死的魔法师的号码。“啊啊啊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白菜!他们要去约会了!就是明天!我该怎么办!”


 


......


 


“你继续说,”摩根拽着手机的手微微发白,“继续。”她挤出一个狰狞的微笑。


 


莫德雷德咽了咽口水,突然觉得脊椎发凉,犹豫了半天心若蚊蝇地出了声,“我就想问你,我这身打扮去约会怎么样。”


 


摩根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觉得莫德雷德大概是死到临头了。


 


2.


 


“约会?和谁?去哪?”摩根用左手指关节敲着餐桌,右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唇,“谁家的姑娘?”


 


莫德雷德看着摩根染开在嘴角的血色唇膏觉得自己有点发颤,“这些妈你就不用管了吧,我只是问问我这身打扮——”


 


“糟糕,非常糟糕。”摩根打断莫德雷德,她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声音,表现出十二分否定“你根本不适合谈恋爱,别去尝试了。”


 


莫德雷德被摩根这一句砸的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穿身衣服怎么上升到恋爱资格,她试着辩解“可是你刚刚还说除了发型其他——”


 


“那是刚刚。”摩根嫌弃地瞥了莫德雷德一眼,“我现在告诉你这身都不行。”


 


“换个发型也不行?”


 


“不行。”


 


“换身衣服呢?”


 


“不行。”


 


“换种香水?”


 


“除非你去换脸。”


 


“妈你这是偏见!”莫德雷德跳起来站到椅子上,“我这张脸明明和你那么像!”


 


“那是长在我身上,”摩根优雅地拿起餐巾擦了擦自己的手,“长在你身上就不一样——给我从椅子上下来。”


 


“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不想让我和阿尔托莉雅谈恋爱呢......”莫德雷德泄了气一般瘫在椅子上,“你说的我都没自信了。明明拍给梅林看的时候他说我挺帅的。”


 


听到“梅林”这几个字摩根不由自主地抽动起了嘴角,“你要是一定要和那个女孩在一起,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摩根恨恨地说,咬着的牙齿咯咯作响。


 


“什么?”莫德雷德莫名其妙,想不明白谈个恋爱为什么成了亲子问题,“妈你都不认识她。”


 


“我认不认识都知道不行。”梅林的学生能好到哪里去,摩根望着莫德雷德悲愤的脸产生了自己在演大家族言情剧的错觉,“你们反正不能在一块。你还想不想要你的生活费了?”


 


“不,你太不讲道理了。”莫德雷德昂着头露给摩根一个倔强的下巴,“生活费无所谓,我喜欢谁你管不着。”她甩下这一句话离开了餐桌,回到房间把门摔得震天响。


 


这天摩根一夜未眠。事实证明她和莫德雷德之间的亲情果然是淡如水薄如纸,摩根的威胁对莫德雷德丝毫不起作用。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第二天清早摩根从窗户看到莫德雷德骑着破烂地小自行车毅然而然地出了家门——穿着正装喷着香水,不过她放下了大背头。摩根等了一会儿后哒哒地踩着高跟鞋也出了门。她叫了辆的士,跟在了莫德雷德的后面。


 


3.


 


学生时代的约会总是很没有创意,囊中羞涩的男孩们只能请女孩在咖啡馆里喝喝摩卡吃吃甜点。去看电影和打游戏机都是难得的奢侈。这也是摩根看到莫德雷德的目的地时感到惊讶的原因——莫德雷德在缺少生活费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和阿尔托莉雅去游乐场。


 


摩根为了伪装在进了游乐园后第一时间去了周边店,她在店员殷勤地推荐下换上了不知是哪个公主的金色假发和粉色裙子。她穿着这一身给自己点了个七彩的饮品,滋滋地咬着吸管等着。莫德雷德提早到了,过了一小时后穿着白色纱裙的阿尔托莉雅才出现在了游乐园门口。


 


“阿,阿尔托莉雅!早,早上好!”莫德雷德变了音的问候一字不漏地传到了摩根的耳朵里,“见到你真高兴。”她红着脸说。


 


“等很久了吗?”阿尔托莉雅带着歉意对莫德雷德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没没没有!我刚刚到!”莫德雷德舌头打结,“我刚到。”


 


摩根在不远处立着耳朵听着,心想自己是不是养了个结巴。作为魔女她的五感高于常人,莫德雷德带着颤音的口吃让她不由自主想掩面反思。自家女儿在她面前总是很硬气,但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软的像只奶猫。


 


“是吗?”阿尔托莉雅笑盈盈地对莫德雷德放着电,摩根咯咯地咬着牙看到莫德雷德迷得神魂颠倒,“我们进游乐园吧?”


 


进来吧,摩根想,保证你们进了这个游乐园出了门就毫无瓜葛。她菲勒家的女儿决不能和那个银发魔术师家的人有任何瓜葛。摩根恨恨地咔咔压着手的关节,穿着公主裙阴测测地笑的像个魔王。隔壁的小孩正甩着一根杆子装仙女,看到摩根扭曲的微笑吓得换了个座位。


 


这时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已经进了大门,摩根把饮料杯揉成一团扔开,提着裙子大步跟上。她的计划很简单,打破阿尔托莉雅在莫德雷德心中的美好的女神幻想。比如让那件仙气飘飘的白裙先染个颜色。


 


想到这里摩根环顾四周,她偷偷地蹲在一丛树林后。趁无人注意的时候对着路上的一块大石头勾了勾食指。她操纵着石头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准备让阿尔托莉雅先来个游乐场首摔。石头快要移到阿尔托莉雅面前时突然一阵外力,石头砰的拐了个弯移到了莫德雷德面前——摩根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摔了个狗啃泥。


 


“想动我家阿尔托莉雅得先问问我。”一声得意戏谑地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摩根.菲勒,你怎么还用这么幼稚的手段?”


 


摩根僵在了原地,她偏过头,梅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正挨着她蹲着。他挑着眉毛对她露出胜利的微笑,“你好呀菲勒小姐?”梅林的头上戴着兔八哥的长耳朵,还带着一顶黑色的小礼帽,身上穿着镶着廉价亮片的游乐场服饰。“真巧。”


 


“你在这里干嘛?”摩根气的跳脚,她看到阿尔托莉雅向莫德雷德伸出了手,莫德雷德红着脸搭了上去。“你找茬?”


 


“放轻松,”梅林吹了吹口哨,拽了拽自己的长耳朵,“我只是过来防止我家的白菜被人顺走了!”


 


“你家的才是猪!”摩根气势汹汹地跳了起来,“我家的才是白菜。”


 


“嘘——”梅林一把拉住摩根的手腕把她拉回树丛,“好好好,你家也是白菜。你小声点,他们要发现了,你家女儿摔得头发都乱了,我家阿尔托莉雅一定先给她扣一分——你看,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一人一兔在树丛后竖着耳朵偷听。梅林捂着摩根的嘴防止她出声,被摩根白了一眼讪讪地收回了手。


 


“莫德雷德,不要紧吧?”阿尔托莉雅担心地对莫德雷德说,温柔地像个天使“我帮你看看膝盖吧?如果受伤的话要好好处理呢?”


 


快去注意到她奇怪的发型。梅林腹诽道,面上一丝不露。她皮糙肉厚这么可能有事。


 


“头发上都粘了叶子。”阿尔托莉雅说,“我帮你取下来吧?顺便帮你梳一下,有一绺乱了呢。”


 


......


 


梅林一口气差点没噎上来,想着阿尔托莉雅伸出手去帮莫德雷德取叶子的场景沉了脸。


 


“不,不不!完全没问题!”莫德雷德上下跳了几下,“我走路太不小心了!”


 


摩根透过树丛缝看到莫德雷德手忙脚乱地低下头,乖得像一只小狗,阿尔托莉雅伸出白净的小手帮她理了理头发。她咯咯地咬着牙。这时几个小孩子喊着“妈妈这里有个蹲着的公主我要合照。”朝摩根扑了过来。摩根凶狠地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嘘走了他们。


 


“谢,谢谢!我没事了!我们继续走吧。”莫德雷德还是舌头打结。“真是麻烦你了!”


 


“不,没什么。”阿尔托莉雅害羞地低着头,“这个路上有石头真奇怪呢。”


 


......


 


两个魔术师产生了自己打了助攻的错觉。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白痴”两个字。他们听着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从草丛里一跃而起。摩根率先踩着高跟鞋提着裙子往前冲去,梅林紧随其后,速度快得像只真正的兔子。


 


3.


 


摩根和梅林一路跟着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来到了第一个游乐设施。摩根看着眼前的场景啧啧地摇头。


 


“他们居然去玩旋转木马,”摩根翻了个白眼,“太没创意了。一点挑战都没有。真是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圆周运动。”


 


“这你就不懂了吧。”梅林竖起一根手指在摩根面前摇了摇,“旋转木马图的就是一个气氛,两个人一前一后坐在两匹马上。音乐响起,木马旋转,前面的人回头冲后面的人一笑,那个场景多美好。”


 


“如果我想看别人回头冲我笑,我只需要穿着超短裙去排星巴克。我绝不会委屈自己坐这个智障音乐玩具。”摩根面无表情地说,“总之不让他们一前一后坐着就行了吧。”


“让他们离得越远越好。”梅林打了个响指,从口袋里掏出小胡子给自己黏上,“走,我们去排队。”


 


摩根跟着梅林挤在一群孩子中间感到非常不自在,梅林却自得其乐,对着几个小孩子扮鬼脸。摩根板着脸隔着前方五六个人听着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聊天。她忍着胃疼听到莫德雷德把阿尔托莉雅从头发到鞋子都称赞了一遍,用词之丰富宽泛让她怀疑莫德雷德语文课是不是故意不及格。


 


“我们等等挨着坐着吧!”莫德雷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可以帮你拍一些照片吗。”


 


不能,摩根在心里说,你只会拍到你老妈的脸。


 


“当然可以!我也想帮你拍几张。”阿尔托莉雅开心地笑着,“要是能合照就好了呢!”


 


合照也是你和兔子先生的合照,梅林想,你的小男友还是算了。


 


这时前方的工作人员打开了护栏,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说说笑笑地上了旋转木马的转盘。摩根和梅林对视一眼两人奋力推开人群冲了上去。


 


“那么阿尔托莉雅你就坐这里吧。”莫德雷德鼓起勇气伸出了手,“你可以拉着我的手踩上去,这样比较稳。”


 


“谢谢。”阿尔托莉雅红着脸将手放在了莫德雷德手上,然后轻快地侧坐在了白色的小马上,“莫德雷德也去坐吧。”


 


“好,好!”莫德雷德心脏砰砰直跳,她回过头正打算骑上阿尔托莉雅旁边的那匹灰色的小马。这时一只戴着兔子耳朵有胡子的男人突然从远处翻过六七八匹马冲到她面前。莫德雷德一脸懵逼地看到他潇洒地在空中划了个弧度、骑在了灰色的马上。


 


“Hello, 小朋友。”那只兔子几乎是抑制不住快乐地说,“看来你今天运气不好,公主旁边的位置一般都很抢手。下次请尽早。”


 


“不是,你怎么。”莫德雷德目瞪口呆,“那,那我去前面好了。”她往前走了几步,却看到一个皇冠临空飞过,正好落在前面那头小象的位置上。


 


“我定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远处响起,穿着粉色公主裙的仙度瑞拉踩着高跟鞋蹬蹬地出场,“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莫德雷德突然觉得这声音熟悉得让她后背一凉,她甩了甩脑袋,摩根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地方还穿着公主裙,一定是她想多了,“您,您坐。”莫德雷德不由自主地用了敬称。


 


摩根轻哼一声优雅地坐了下来,还理了理自己金色的假发。


 


“我坐这位女士前面,”莫德雷德扭过头对阿尔托莉雅说。马上旋转木马就要开了,她不再犹豫坐到了摩根前面,“我会给你拍照的!”她冲阿尔托莉雅说。


 


阿尔托莉雅对莫德雷德招了招手,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这时音乐轻快地响了起来,木马开始上下移动,阿尔托莉雅白色的长裙在空中飘起。莫德雷德掏出手机回过头,对着阿尔托莉雅的方向想拍照,在她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坐在小象上的粉裙公主突然站起,莫德雷德咔嚓地拍到了公主的脸。


 


“......”莫德雷德看着公主面无表情的冰山脸抖了抖,她伸出手按向快门想要再来一张——咔嚓,公主精确地甩了甩头发,莫德雷德拍到了一片金色。


 


“您能别动吗。”莫德雷德小心翼翼地说,“我想给我朋友拍张照片。”


 


公主高冷地弹了弹指尖,拎起王冠转了个圈,“可以。”她打了个响指。


 


“......谢谢。”莫德雷德擦了把汗,举起手机——咔嚓,阿尔托莉雅旁边的兔子像是得到信号一样突然抛出了自己黑色的礼帽,精确地砸中了莫德雷德的手机。


 


“抱歉抱歉,我是想抛给我的公主”兔子哈哈地挥着手,“公主你看到了吗。”


 


摩根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回过头和兔子比了个OK的手势,“看到了亲爱的。”她和兔子来了个胜利的眼神交汇,两人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这时摩根听到了咚的一声响——她和梅林没能开心多久,被刺激的骑士从马上一跃而下,掠过她奔向了阿尔托莉雅身边。梅林眼睁睁地看着莫德雷德冲到了阿尔托莉雅身边。


 


“我觉得还是这样照比较好,可以照双人照。”莫德雷德举着手机冲镜头比着V“只要阿尔托莉雅你在马上就好啦。我只想在你旁边。”她小声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阿尔托莉雅笑靥如花,“一会儿我们可以再来一次,莫德雷德你在马上,我在旁边。可以拍好多照片呢。不一定要在马上。”


 


“是,是呢!旋转木马也不一定要在马上嘛!”莫德雷德振奋地说,“我们拍照吧!”


 


在马上的公主和兔子风中凌乱,觉得耳边的迪士尼喧嚣地刺耳。


 


4.


 


摩根和梅林从旋转木马下来时那一对小情侣还在甜甜腻腻地拍照。第二圈她和梅林沉默地没有上前捣乱,而是选择每人买了瓶可乐坐在旋转木马出口处商量对策。


 


“我就说我们应该直接让那智障音乐玩具停止运转,”摩根拧开可乐丢开瓶盖灌了一口,“旋转木马停了就没这么多事了。”


 


“那不见得。”梅林抱着可乐做出我一人独饮独醉的姿态,“他们那样我觉得就算是停着的旋转木马也能来个甜滋滋的合照。‘旋转木马也不一定要在马上’,不在马上叫什么旋转木马。”梅林灌着可乐。


 


“我要去把这身裙子给换了,”摩根扯着粉色的公主裙抱头弯腰,“就不该听那个店员说这身裙子显年轻。”


 


刚刚有个孩子在摩根下来时扯着嗓门喊,“妈妈这里有个这么大的公主还坐旋转木马。”梅林理解地拍了拍摩根的肩膀,突然失了拿她取乐的心思,“我觉得还挺好看的,你当年是个公主的时候不也穿这玩意。”


 


摩根看着梅林关怀的眼神毛骨悚然,梅林咳嗽一声,“说正事,他们出来了,跟上。”


 


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并肩走了出来,莫德雷德看着摩根打了个寒颤。


 


“那个穿粉色裙子的女人很奇怪,”莫德雷德低声对阿尔托莉雅说,“话说那个是儿童的公主裙吧?完全不合适呢。不过如果阿尔托莉雅穿的话绝对会很可爱的!”之后她牵着阿尔托莉雅的手快速离去了。


 


梅林心里咯噔了一下,回头果然看到熊熊大火在摩根的眼里燃烧。


 


“跟上。”摩根挤出两个字,“给我用千里眼看看他们要去哪。”


 


“哈?千里眼不是用在——”


 


“我叫你帮我看!”摩根气喘吁吁地瞪着梅林。


 


“好好好,”梅林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看看,他们下一个目的地是过山车。”


 


“很好。”摩根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莫德雷德死定了。”她把王冠哐当一声扔到了垃圾桶里,“我保证她下不了那辆车。”


 


5.


 


摩根和梅林并排坐在过山车上时,梅林还在心里打鼓。摩根在来的路上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听着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说着话冷笑。车快要开动前摩根终于开了金口。


 


“莫德雷德非常害怕快速过山车。”摩根转过头对梅林说,“以前小时候高文带她坐的时候她吐的东西飞的满车都是。”


 


梅林阵阵胃疼,觉得自己已经闻到了莫德雷德之前和阿尔托莉雅一起吃的巧克力派的味道。


 


“所以,”摩根转过头,这时车开始启动了,风让她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你等等自己注意躲避。”


 


梅林咀嚼着这个注意躲避正想对摩根说不要闹得太过分,就看到摩根两眼泛着红光,嘴里念念有词,显然已经开始咏唱魔法。梅林在一片尖叫声中努力分辨了几句,他内心咯噔跳了一下。


 


“摩根——你——”


 


这句话他没能说完。


 


从某一刹那开始,过山车如同脱缰了的野马一样从轨道上奔驰而下,潮水般的尖叫声改过了他的声音。梅林在一片疯狂中看到魔女上扬的嘴角,他刚想动手时就对上了魔女泛红的双眼。


 


“我穿公主裙不可爱?”她咬着牙,“那么就好好反——省——下——吧!”


 


梅林乖乖地收回了手放在膝盖上,心想真到最后再处理也不迟。摩根将过山车的速度加快了两倍。梅林和摩根安静地坐着,在一片尖叫的人群中显得尤为突兀。梅林头疼地听到自家学生兴奋地喊叫,阿尔托莉雅小时候他常带着她在夜晚飞上天空去看银河。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速度会吓到阿尔托莉雅。


 


然而莫德雷德就不好说了。梅林在心里为她默哀。


 


“啊啊—啊——卧槽——”莫德雷德发出阵阵喊叫,“救命——”


 


摩根满意地微笑着,计算着莫德雷德还有几秒吐出声。


 


“莫德雷德,别害怕。”阿尔托莉雅似乎听到了莫德雷德的喊声,她安慰道,“很快就好了。”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摩根得意地想,上次她可是把高文的裤子都吐湿了。


 


“卧——槽——可是好可怕啊!”莫德雷德带着颤音喊,“太快了。”她带着哭腔说,“好可怕。”


 


“别怕。”


 


下一秒摩根目瞪口呆。


 


阿尔托莉雅伸出两只手抱住了莫德雷德的头,“不怕不怕,你看,我们在一起呢。很快就好了。”


 


莫德雷德把头挨在了阿尔托莉雅的胸口,没有发出声音,过了一会儿,摩根竟然听到了她在傻笑。


 


“不怕。”摩根听到莫德雷德说,“嗯,不怕。”


 


......


 


沉默了良久,梅林开了口,“所以你的方案就是让我们在更高的地方吃狗粮吗。”他摊了摊手、偏头避开了前排男人呕出的早餐,“然后让你家的女儿享受埋胸福利?”他挥了挥手让车恢复了正常速度。


 


摩根恨不得自己聋了。


 


6.


 


莫德雷德下车的时候整个人还挂着傻笑。摩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歪歪斜斜地倒在阿尔托莉雅的身上——她坚持到垃圾桶才吐了出来。每吐一下阿尔托莉雅就抚摸一下她的背,摩根觉得莫德雷德每声呕吐都带着幸福的微笑。之后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互相道歉。


 


“是我不该勉强你去坐过山车,”阿尔托莉雅看着莫德雷德吐得发白的脸很是心疼,“我们回家休息吧?”


 


“没事,没事,呕——”莫德雷德扶着垃圾桶还笑的很灿烂,“明明那个过山车写的是儿童级,是我太没用了,呕——”


 


“不是我不好。”阿尔托莉雅擦着莫德雷德额头的汗水。


 


“是我。”莫德雷德坚持说。


 


“是我的错。”阿尔托莉雅说。


 


摩根在一旁听得觉得牙都要酸掉了,她走到长凳上,甩掉高跟鞋、赤着脚踩到椅子上把膝盖曲了起来。摩根转头时看到梅林正支着脑袋看着莫德雷德他们露出慈爱的微笑。


 


“你干什么?”摩根戳了戳兔子先生的胳膊肘,“你笑的太恶心了。”


 


“啧。”梅林白了摩根一眼,“我只是突然觉得,他们两个这样也不错。”


 


摩根一口气没上来,“什么叫做也不错?”


 


“看你家莫德雷德那么悲惨之后,我反而不那么讨厌她了。”梅林摸着自己的胡须,“难道我同情心泛滥了?可能是因为她有你做妈已经够惨了,我不想再为难她了。”


 


“什么?”摩根挑着眉毛怒气冲冲地捋说,“我可不会承认你家那个穿白裙装小天使的小女孩。”


 


“她不是装,她真的是个小天使。”梅林露出一个微笑,“你以后会喜欢上她的——他们往摩天轮那里走了,看来是想玩一些不那么激烈的项目。”


 


摩根赤着脚提着高跟鞋就要冲过去,梅林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放开我。”摩根说,“我要让这个该死的游乐场停运。”


 


“你别闹了。”梅林无奈地说,抖着自己的长耳朵,“你讨厌阿尔托莉雅还不是因为我。你有什么气冲我出。年轻人的事我们还是别管了。”


 


“开什么玩笑,你要拦着我我们就打一场。”摩根抽出自己腰间的一根棍子,“你为什么总是和我作对。”


 


梅林打量着摩根那根光秃秃的棍子,心想摩根也是不容易,装个仙女连魔杖都幻化成玩具了。“被人看见多不好。明天我们就会上报纸,到时候还得编说这是迪士尼的满分特效。”


 


摩根不言不语,她甩掉假发,身形一隐,一道光炮从天上朝梅林打了过来。梅林反手挡住,两人在天空中交起了战。


 


7.


 


梅林和摩根从几千年认识前就一直不和。他们过招宛如老朋友会面时候的喝茶,你一杯我一杯有点情谊满满的味道。摩根贴心地在空中支起了只有魔法师看得到的结界。梅林换着样子在天空中用着花里胡哨的花型魔法,竟然隐隐觉得有些怀念。


 


这些五颜六色的光炮寻常人看不到,但这些人里显然不包括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


 


“卧槽。”莫德雷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透过摩天轮隔间的玻璃看向窗外,“我是不是瞎了。我好像看到我妈在天上飞。”


 


“嗯?”对面的阿尔托莉雅偏过头,也望向窗外,“咦?”


 


“阿,阿尔托莉雅你也看得到吗?”


 


“看的呀。”阿尔托莉雅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竟然有人在白天放烟花呢。”


 


莫德雷德看着天空当中乒乒乓乓的五颜六色,“烟花吗?”她艰难地点了点头,“应该是呢。”


 


“是游乐园特殊表演吧。”阿尔托莉雅托着腮,“啊,这次是笑脸的形状。真可爱呢。”


 


“是挺好看的。”莫德雷德眨巴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一抹诡异的粉红色,“摩天轮上看的很清楚。”她回过头,盯着阿尔托莉雅绿色的眼睛。


 


这次的约会莫德雷德准备了很久。她之前一看到阿尔托莉雅就心跳加速地口齿不清,最近终于慢慢地可以开口好好说话。她上周在圆桌骑士团的怂恿下向阿尔托莉雅提出了一起出来玩的请求——以朋友的身份。这次约会的服装是她自己胡乱照着杂志挑的——花去了她所有打工赚的钱以及高文给她的零花钱。


 


莫德雷德想到自己之前坐过山车时的表现不由自主地红了脸,“阿尔托莉雅——”


 


“莫德雷德——”


 


他们同时开了口,又同时低下了头。一片静默中,只有远处的烟花啪啪地响着。


 


“你,你先说吧,对不起,说话太快了。”莫德雷德觉得自己似乎丧失了语言能力。


 


“不要紧的。嗯,我想说谢谢你带我来游乐园。我今天玩得非常开心。”阿尔托莉雅低头绞着自己的裙子,“真的很开心。”


 


“我,我也是!”莫德雷德小声地说,“我也非常开心,其实我之前都不确定阿尔托莉雅你会答应和我出来玩。”


 


“我当然会答应!我很喜欢和你一起出来玩。”阿尔托莉雅快速地说着,像是要掩盖情绪一样摆着手,“我一定会把照片发给你的。”


 


“我也会。我会把他们都冲洗出来放在我的房间。我特别喜欢其中的几张,”莫德雷德掏出手机翻着,“真想和你坐在同一边,不过摩天轮为了保持平衡好像不可以这样做。”


 


“我试试。”阿尔托莉雅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慢慢扶着护栏站了起来,“我坐到你那边去。莫德雷德你坐着。”


 


莫德雷德看着阿尔托莉雅慢慢地移动着步伐,她听到自己越来越急速的心跳。摩天轮慢慢地升高,他们就要到顶端了。这时她看到一道红色的光芒从远处的烟花那里直直的冲了过来,速度快得让她无法反应,那束光直直地撞向了他们的包厢、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莫德雷德感到自己的嘴唇重重地磕了一下,同时传来了羽毛般轻柔的触感。她双手抱着阿尔托莉雅。带着兔子耳朵的先生在空中冲她眨了眨眼,一旁的穿着粉色的公主裙的摩根则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不到三秒钟他们就消失了。


 


连同莫德雷德的初吻。


 


8.


 


莫德雷德恍着神回家时摩根正背对着她剁着胡萝卜,莫德雷德轻手轻脚地想上楼。背后却传来冷不丁的一声询问。


 


“约会怎么样?”摩根头也不回地挥舞着菜刀,“顺利吗。”


 


莫德雷德犹豫了许久,“挺好的。妈——”


 


“干嘛。”摩根不耐烦地说,“你和你的小女友逍遥快活就行了,别老和我汇报你们的事。”


 


“明明是你先问的——”


 


哐,摩根重重地将菜刀砍在砧板上,她转过身,对着莫德雷德挑了挑眉毛,“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莫德雷德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说,“妈,谢谢。”


 


“......生活费会给你的,不用说这些。”沉默了一会儿,摩根偏过头,“你走吧。”


 


莫德雷德蹬蹬地上了楼,摩根对着萝卜丝发呆,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露出了微笑。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