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骨鬼

【莫德雷德XSaber lily】嗷呜

好甜

猫德雷德:

*AU现代 狼人莫德雷德X吸血鬼伯爵小姐Lily


*灵感来自藤桥太太的万圣节贺图,赞美太太


 @聖女的洗澡水 悄悄地At一下


 


嗷呜


 


1.


 


这已经不是莫德雷德第一次给阿尔托莉雅送蛋糕了,但她依然觉得自己紧张地马上就要变回原形。她拎着纸袋子在走廊面前的镜子转了个圈,然后掀起牛仔帽看了看自己的脑袋。确认耳朵和尾巴都已经被好好收起来后,莫德雷德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次迈着轻快的步子去了阿尔托莉雅那里。圣诞节刚过去不久,阿尔托莉雅门上装饰着檞寄生的松枝还没被取下,莫德雷德举起手叩了叩大门。


 


“阿尔托莉雅小姐,我来送蛋糕了。”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响起,阿尔托莉雅金色的脑袋从门内探了出来,“你今天到的真早。”她愉快地注视着莫德雷德的眼睛,“我想从我订蛋糕到现在只过去了十五分钟。”


 


“没,没什么。今天师傅做的比较快。”莫德雷德挠了挠脑袋不自在地说,“路上也不堵车。”


 


实际上今天刚好是下班的高峰期,马路上堵得水泄不通。莫德雷德本来就不多的耐性在等了五分钟后消失殆尽了。她就丢开小电摩跑去了公园,并在那里化成了狼型。之后她小心翼翼地叼着纸袋子一路顺着小径抄近路,途中还吓走了几只窥视蛋糕的小松鼠。


 


“真是麻烦你了,”阿尔托莉雅伸手接过了莫德雷德的纸袋子,“这是你的最后一单吗?进来坐坐吧?”她笑盈盈地看着莫德雷德。“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


 


“谢谢!”莫德雷德觉得自己忍不住想伸出尾巴摇一摇,“那我就不客气了。”之后她侧身进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阿尔托莉雅则抱着纸袋子去了厨房。


 


莫德雷德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阿尔托莉雅的家用了欧式的装修风格,一尘不染的家具显示着主人很爱干净。深红色的窗帘遮挡了室外的光线,客厅顶部吊着散发暖黄色的光的灯。莫德雷德盯着阿尔托莉雅赤着脚散着头发的背影,不由自主舔了舔自己不经意间露出的犬牙。


 


犬牙是她作为狼人标志性的存在。二十一世纪已经是科学的年代了,但幻想生物们依然在人们看不到的角落活着。莫德雷德.菲勒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狼人,她按时在满月前打激素,从不去骚扰邻居家的狗,也不对公园里的小朋友露出她的满口尖牙——她甚至还爱上了一个人类。


 


遇到阿尔托莉雅的那天,她在高文开的蛋糕店里百无聊赖地坐着。摩根菲勒是这一代的狼王,然而下面的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不务正业。阿格规文天天在科研所开发疫苗,立志于和病毒作斗争拯救人类;莫德雷德游手好闲但运气很好,去赌场总能捞回每个月的生活费;高文的爱好则永远只有甜品和女孩子;那天高文像往常一样对她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最近的艳遇。


 


“如果摩根知道你又和人类出去约会了,她会气死的。”莫德雷德拖着腮对自己的哥哥说,“我想你应该收敛一点。”


 


“只要你不说她就不会知道的。”高文摊摊手,“帮我保个密,如果以后你的恋爱道路不顺,哥哥我一定会出手相助。”


 


“我并不觉得我会恋爱,”莫德雷德说,“我倒是觉得我家隔壁那只拉布拉多挺可爱的。”之后她在高文毛骨悚然的目光中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我开玩笑的——只是我从没对谁产生过你那种美妙的一见钟情的感觉。”


 


“谁知道呢,真爱无处不在,也许我的店里就有一个。”高文耸了耸肩,“比如靠近柜台那个坐着的那个粉色头发小哥,我觉得他就相当的可爱。”


 


莫德雷德转头望了望柜台,那里扎着马尾的粉发男人正一脸灿烂地笑着,似乎是被旁边那个眯着眼睛翘起嘴角的银发男人给逗乐了。再往旁边看去,莫德雷德看到了一个头发像琥珀般别致的少女,她的金发被高高竖起,露出后颈优雅的弧度。


 


莫德雷德听到自己的心发出了一声狼嚎,随即感到高文扑过来伸手扣住了她的脑袋。“你干嘛。”。


 


“笨蛋,你的耳朵漏出来了,你怎么还是控制不好,”高文紧张地说,“我开你的玩笑呢,你不会真的爱上那个粉毛了——”


 


“和他没关系,那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是谁?”莫德雷德打断了他的话,她凶狠地转过头,“你不许看上她,她是我的。”


 


高文被这一番主权宣誓弄得有些发晕,“她确实是我的常客——莫德雷德,你别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人家,你忘了你签过的协议了吗。”他心中警铃大作,暗暗加重了按住莫德雷德脑袋的力道。


 


“我没想咬断她的脖子,”莫德雷德的耳朵在高文的手心里抖了抖,“我只是想要个电话号码。”她小声地说。


 


高文惊悚地看着莫德雷德,“电话号码?”莫德雷德烧的像西红柿的脸突然让他开了窍,“你想追她?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帮你,我有她家的地址,咳”他看着莫德雷德眼里闪闪发亮的小星星在心里抹了把汗,“不过你得答应我你不能去扒人家的窗户。”


 


莫德雷德偏过头发出一声轻哼,嘀咕了一句才不会,之后她听取建议乖乖地换上了高文递给她的粉红色蛋糕店制服,成为了送蛋糕的外卖小哥。除了第一次因为经验不足、化成狼型时溢出的口水打湿了纸袋子,她做的都很好。事情发展得很顺利,阿尔托莉雅很快就和她熟悉了起来。莫德雷德终于成功地等到了她期待已久的进门邀请。


 


2.


 


莫德雷德在回忆时,阿尔托莉雅端着切好的糕点走了过来。她细心地用了和糕点相同配色的釉质盘子。莫德雷德挺直了脊背、舔了舔自己的上颚确认自己收好了犬牙后才开口说话。


 


“蛋,蛋糕很好吃的样子!”她结结巴巴地说,“盘子也很好看。”


 


“咦,这不是你们店的蛋糕吗,”阿尔托莉雅挨着莫德雷德在沙发上坐下,“你没有尝过吗?”她笑着说。


 


莫德雷德意识到自己慌乱之下说了蠢话。“没,没有。”她绞尽脑汁地找借口,“我没有钱买蛋糕,你看,我只是个送外卖的。”她憋了半天说。


 


阿尔托莉雅用略带歉意的目光看了看莫德雷德,之后递给她一把塑料叉子,“那么一起来尝尝吧,这次你送的蛋糕似乎有些多了,我想我并没有点那些布丁和慕斯”她眨巴着眼睛,“但是他们看上去都很好吃,我想把他们都买下来,这样你就不用特意送回去了。”


 


“多出来那些是赠送的!”莫德雷德摆摆手,装作镇静地说,“我们店搞活动买一送三。”


 


她是不会告诉阿尔托莉雅她为了和高文争最后一个布丁还打了一架,——高文想把那个好吃的焦糖布丁留给自己的小情人,莫德雷德咬了他一嘴毛。最后当然是她赢了。


 


“嗯,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多了,改天去谢谢店长吧。”阿尔托莉雅歪着头说,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莫德雷德,“也谢谢你。”


 


莫德雷德看着阿尔托莉雅含情脉脉的眼睛有些失神,她心上人的脸非常苍白,让人想起冬天透明的冰。看着一时没有说话的莫德雷德,阿尔托莉雅疑惑地偏了偏脑袋,一绺金发从她的耳后挣脱拂到了嘴边——莫德雷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她捻起那缕金丝,点过阿尔托莉雅的下巴将它拢到了耳后。


 


“......”阿尔托莉雅的耳朵在莫德雷德的指尖下抖了抖,冰冷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莫德雷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发愣,“我我我我”她半天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阿尔托莉雅显然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的耳朵从耳尖慢慢地红了起来。莫德雷德手足无措地看着阿尔托莉雅低着头不说话,她正想说点什么缓和气氛时突然感到自己脑袋一热——她的耳朵又竖了起来,她急忙站起身。


 


“我我我对不起!我先回去了!”莫德雷德捂着自己的帽子,生怕阿尔托莉雅看出什么端倪“对不起对不起!”她倒退着往门那里靠拢,慌乱中自己的尾巴也露了出来,“明,明天见!”


 


之后她不等阿尔托莉雅做出反应便狼狈地窜了出去,一溜烟逃走了。


 


3.


 


这之后的几天阿尔托莉雅像无事发生一样、依然每天晚上打电话定一个水果蛋糕。但莫德雷德却没有履行自己‘明天见’的约定——她始终不敢鼓起勇气再去敲阿尔托莉雅的门。见不到心上人的莫德雷德在高文的店里整日唉声叹气,忧郁地像一只秃顶的丧家犬。一星期后她终于忍不住心里又痒又疼的感觉了——她开始偷偷摸摸地跟踪阿尔托莉雅。


 


作为狼人,莫德雷德还是幼年,化成狼型后她的毛是暖洋洋的金色。高文常吐槽说她是一只温和无害的金毛犬——只要她不露出尖尖的牙齿。他的想法是对的,化成狼整日蹲守在阿尔托莉雅的公寓附近的莫德雷德不仅没有被扭送进动物园,门卫还因为她憨厚可爱的外表放她进门吹了吹暖气。


 


这样过了几天后莫德雷德摸清了阿尔托莉雅的行动规律——她总是在每天晚上九点出门,之后徒步去一个酒吧。在那里阿尔托莉雅会换上样式不同的晚礼服演奏钢琴。莫德雷德每天悄悄跟在她身后护送她到酒吧门口后,总喜欢摇着尾巴透过窗户看阿尔托莉雅白净的手指抚过黑白的键盘。她的心上人弹琴时会将头发高高盘起,显得端庄又可爱。


 


阿尔托莉雅总是在凌晨时回家——那时街道已经一片漆黑,莫德雷德总是会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夜晚很静谧,只有星星和月亮掉下来在阿尔托莉雅的发间闪闪发光。她在送阿尔托莉雅回家后会忍不住对着月亮发出阵阵愉快的狼嗥。这段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些时日,这天莫德雷德在甜品店里思考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再次面对阿尔托莉雅时,高文向她读了条新闻。


 


“‘有市民惶恐不安,称夜晚听到狼嚎,希望政府有所作为。’”高文举着报纸念着,他啧啧了几声转过头对莫德雷德说:“市区怎么可能会出现狼,一定是哪个狼人在市区化成原形了。”他忧虑地摇了摇脑袋,“真是会惹麻烦。”


 


“哦,”莫德雷德若无其事地随意瞟着墙上的装饰,做出不相干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愿她能消停点。”她装作忧虑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毫不犹豫地用了女性人称?”高文怀疑地看了看莫德雷德,“那一片好像是阿尔托莉雅小姐住的地方,希望不是你去扒了她家的窗户。”


 


“当然不是!”莫德雷德梗着脖子做出强硬的样子,“我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下化出狼型呢。”她暗想下次还是呜呜地叫好了。


 


“好吧。”高文被莫德雷德的表情骗了过去,他啪的一声合上了报纸,“不管怎么希望那个狼人小心点,因为那一片是吸血鬼的地盘。管那块地盘的老伯爵去世了,我听说伯爵小姐继承了她的爵位。”


 


“吸血鬼?”莫德雷德对伯爵小姐不感兴趣,她满脑子想的是住在那一片的阿尔托莉雅会不会遇到危险,她看上去那么可口美丽,看到她的吸血鬼一定不会放过她。“那一片都是什么样的吸血鬼?是加拉哈德那样的吗?”她问高文。


 


吸血鬼中莫德雷德只在小时候见过与自己同龄的加拉哈德。那时她因为收不回自己的耳朵和尾巴被摩根送去特训——在那里她遇到了同样收不起自己翅膀的加拉哈德。加拉哈德文文弱弱的外表让莫德雷德对吸血鬼的印象都停留在了温和的一面。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们和他们签了和平协议,我和他们接触也不多。”高文耸了耸肩,“希望这次也不要闹出什么事。”


 


只要他们不招惹阿尔托莉雅,我们就相安无事。莫德雷德想。


 


但事与愿违,当天晚上她就惹出了事端。


 


4.


 


那天晚上莫德雷德和往常一样跟着阿尔托莉雅去了酒吧。她的心上人在那天换上了修身的白色长裙,坐在钢琴前高贵优雅的样子仿佛天使降临。莫德雷德正抖着自己的耳朵透过玻璃专注地看着她时,听到旁边的小巷那里传来了对话声——这本与她无关,但她在谈话声中敏锐地捕捉到了自己爱人的名字。于是她踩着肉爪无声无息地靠近了小巷。


 


“你确定阿尔托莉雅在这吗?”莫德雷德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问,“我们还要等多久?这个冬天真是太冷了。”


 


“我找了她这么久,不会有错的。”另一个声音说,“冷也把你的翅膀收起来,贝德维尔,你这样会被人看到的。”


 


翅膀?莫德雷德挠了挠自己的鼻子,警觉地竖起了耳朵。


 


“没事的,这里没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那人回答,“崔斯坦,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吸血鬼的传说了,现在他们只会以为我们是哥特风服装爱好者。”


 


阿尔托莉雅,翅膀,吸血鬼,有吸血鬼想要对阿尔托莉雅图谋不轨!莫德雷德伏低了身子,感到自己的鼻孔里呼呼的冒着热气。她怒火中烧,抑制着自己想要上去给他们两个爪子的冲动。她这会儿想起摩根签署的停战协议了。


 


必须得找一个引开他们的方法,先让阿尔托莉雅回家。莫德雷德想,吸血鬼怕什么?她努力地想了想和加拉哈德度过的为数不多的时光。那时加拉哈德在她面前一直保持着冷静成熟的小大人模样,直到她干了一件事。


 


想到这里她一跃而起,窜了出去,撕的一声冲着那两只吸血鬼各来了一爪,扒下了他们的裤子——吸血鬼什么都不怕,但这群蝙蝠们对自己高贵冷艳的人设非常执着。一只吸血鬼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穿着内裤裸奔的,想到这里她得意地一跃而起,顺着巷子深处狂奔。


 


“我瞎了吗?”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的贝德维尔目瞪口呆地转过头问崔斯坦,“怎么会有这么流氓的狗?”


 


“你没瞎。”崔斯坦用手精准地捂着自己的大腿两侧,面上还是平静如水,“我的裤子另说,你的口袋里有要给阿尔托莉雅的红宝石。”他一边飞速地开始奔跑展开翅膀,一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而且我想那是只狼人。”


 


“这是什么笨蛋狼人的攻击方式,”贝德维尔觉得凉风一阵阵地从他的大腿两侧灌过,“还是说他有收集吸血鬼裤衩的爱好?你刚刚不是说不能用翅膀。”


 


“紧急情况另算。”崔斯坦凌空飞起,暗自庆幸这里的小巷一片漆黑。


 


那只狼叼着裤子翻过了几个墙头跑得飞快。贝德维尔和崔斯坦惊讶地发现他的速度竟然和他们不相上下,这还是在它越过一堵墙时被碎玻璃划伤了腹部的情况下。它像戏耍他们一样在小巷绕了几圈,最后昂了昂脑袋把裤子从河岸甩到了河里。


 


莫德雷德在游到对岸后对着空中两只目瞪口呆的吸血鬼得意地挥了挥爪子,之后气定闲神地甩了甩尾巴走了。贝德维尔望着下沉的裤子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之后和崔斯坦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冬天的河水很冷,他们翻遍了河水都没有找到那块宝石。之后两只湿漉漉的吸血鬼全感冒了。


 


但这一切都和莫德雷德无关,她游上岸后去了那个熟悉的公寓。阿尔托莉雅阳台上门缝中透出的暖色灯光让她知道自己的爱人已经安全到家了。她沉浸在做英雄的兴奋跃雀里发了会儿呆,然后才跳下阳台悄无声息地溜回了自己家。


 


5.


 


莫德雷德猜想两只爱好面子的吸血鬼一定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昨晚丢脸的经历。但她显然料错了。第二天上午六点,莫德雷德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搅了好梦。


 


“莫德雷德,”高文在电话里用少有的严肃的声音对她说,“你马上来店里一趟。”他顿了一会儿,“吸血鬼找我们麻烦了。”


 


莫德雷德瞬间被吓醒了。


 


显然对于吸血鬼来说被扒了裤子比给他们一爪更加难以接受。莫德雷德骑着自行车赶到时心惊肉跳地发现高文正皱着眉头抱着脑袋陷在沙发衣上,对面坐着的阿格规文也少有地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出了什么事?”莫德雷德小心翼翼地问,“是,是有吸血鬼的裤子被扒了吗?”


 


“......为什么是裤子被扒了?”高文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伯爵小姐的宝石失窃了。”他叹了口气,“说是被狼人抢走了。”


 


之后的十分钟莫德雷德听高文天花乱坠地说了一通事情的经过——伯爵小姐家有颗代代相传的红宝石,每一代当家都会用她给自己心爱的人做成首饰。伯爵夫人去世后这颗石头由两个分家的吸血鬼护送着带了回来,却在路上被一只邪恶凶残的狼人给截去了。一番苦战后两只吸血鬼被狼人的阴招骗过丢了宝石。现在那两位英雄因伤住院了,其他吸血鬼要为他们讨回公道。那只狼人在战斗中腹部受了伤,现在吸血鬼们要求排查所有本市的狼人。


 


“......”莫德雷德往椅子上缩了缩,努力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忘掉了昨天的一场酣战。


 


“说起来,”高文若有所思地望着莫德雷德,“他们好像说那只狼是金色的,”他顿了顿,回忆了一下,“还特别像狗。”


 


“有可能真的是狗嘛.....”莫德雷德努力转移着话题,“有可能是狗人。”


 


“我从来都没听过什么狗人。”一旁沉默的阿格规文终于开了口,“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扭头对高文说,指了指冒着冷汗按住腹部的莫德雷德。


 


“味道?”高文动了动鼻子,“你这样一说我发现从刚刚开始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血腥味,咦?血腥味?”他眯起眼睛盯着莫德雷德。“你受伤了?”


 


“没有没有,”莫德雷德摇头晃脑地打着哈哈,“你太久不做狼,鼻子大概是坏掉了。”


 


“......把你的衣服拉起来给我看看肚皮。”高文站起来朝莫德雷德走去,“你平常从不穿这种宽大的T恤。”


 


莫德雷德拔腿想跑,但被阿格规文像叼小狼那样拎了起来。高文冲上来将她的衣服拉到了腹部之上——那里露出了一道已经结痂、但还有些渗血的伤口。阿格规文和高文无言地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两人把莫德雷德制在椅子上审问了起来。


 


莫德雷德梗着脖子强硬了十分钟,最后在自己兄弟们压迫性的目光下败下阵来。她下意识地略过了阿尔托莉雅的名字,只说自己临时起意怕吸血鬼袭击人类,所以逞了次英雄。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关心人类......”高文狐疑地说,“宝石真不管你的事?”


 


“真的和我没关系。”莫德雷德解释地口都干了,“我就去叼了下他们的裤子。”莫德雷德委屈地说,“那块宝石他们一定是想讹我们。”


 


“听你的描述宝石有可能是掉在街上了。”高文头疼地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如果摩根知道你干了这种事,你一定会被她一爪胡死的。你的伤口一定会让她起疑心的——今天我们要和她一起去见伯爵小姐商量赔偿的事。”


 


莫德雷德想起摩根化型后那只像高达一样的巨型银狼,瞬间觉得自己的死期到了,“那怎么办?”她绝望的问,“伯爵小姐亲切吗?有没有可能找块差不多的红色石头糊弄一下。”


 


“你以为祖传的石头是捡来的吗——没人见过伯爵小姐,她不久前才继承了爵位,之前一直在城堡里住着。”阿格规文开了口,“不过我想我有办法帮你掩饰一下你的伤口。”


 


莫德雷德的眼睛亮了起来。


 


6.


 


阿格规文的方法简单粗暴,他用随身带着的绷带厚厚地在莫德雷德的肚皮上绕了几圈。莫德雷德挺着涨的像气球一样的肚子赶到目的地时,摩根正看着表等在欧式别墅的门口。一身黑白相间的职业装衬得她既干练又性感。


 


“你们怎么这么慢——天哪莫德雷德,你这是吃了多少甜品?”摩根用手指挑过自己女儿的下巴仔细地打量着,“别和高文混了,你再这么胖要嫁不出去了。”


 


“我不嫁人。”莫德雷德嘀咕道,“我还想娶别人呢。”


 


她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摩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轻车熟路地领着他们经过花园,绕过长长的回廊到了屋子的正门——在那里莫德雷德见到了她的老熟人加拉哈德。她高兴的挥手致意,但对方仅仅是公式化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之后严肃地引着他们到了一个像会议室一样的地方。


 


“这里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莫德雷德回想着一路走来看到的装饰感慨道,“我还以为吸血鬼都是些阴暗的、喜欢黑色东西的家伙。”


 


这个别墅的花园里种着各种各样绿意盎然的植物。屋内虽然拉着厚厚的窗帘,但室内却亮着熟悉的暖黄色的灯光。屋子没有奇形怪状的雕像,也没有让人不适的血色符文。不仅如此,别墅的主人在各处还放置了盛放的白百合——莫德雷德甚至看到了还未收拾起的巨型圣诞树,树下摆满了礼物。


 


“你对吸血鬼一向有偏见。”加拉哈德坐在桌子的另一端说,他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就像当年你叼了一只滴血的兔子说要请我喝饮料一样。”


 


“......那是因为你说你口渴。”莫德雷德委屈地说,“我当时又打不过那几只大鹅——话说伯爵小姐还没到吗?”


 


加拉哈德像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了嘴。他们无言地沉默了一会儿后,门外传来了微不可闻的脚步声。伯爵小姐的身影出现在了门的后方,莫德雷德认出她的右边那个顶着茄子一般紫发的男热是加拉哈德的爸爸兰斯洛特。这本不会引起莫德雷德的注意,但问题是伯爵小姐左边的那个银发男人。


 


“哟,这不是蛋糕店的老板和外卖小哥吗?”那个男人挠了挠脑袋,对他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巧啊,原来你们是狼人?”他像是毫无知觉一样露了露自己尖锐可爱的门牙,“公主你是不是也和他们很熟?我可是办了他们店的会员卡的。”他这么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兰斯洛特闪到了一旁,露出了中间的伯爵小姐。


 


在一片不详的预感中,莫德雷德战战兢兢地看了过去。伯爵小姐穿着一件简洁的白色礼服,一个熟悉的蓝色蝴蝶结打在锁骨中央——莫德雷德对上了阿尔托莉雅赤色的眼眸。


 


完了。她听见自己说。


 


 


7.


 


阿尔托莉雅的窗帘总是拉上的,她的皮肤苍白的像冬天的雪。但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像天使、还过圣诞节的吸血鬼呢?莫德雷德被高文拉着坐下时神情恍惚地想,吸血鬼们都喜欢吃甜食吗?更重要的是,她作为一个狼人怎么会爱上一个吸血鬼呢?这些问题让莫德雷德脑壳发疼,她捂着脑袋看着桌面,在心里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那么,昨天的事情你们想怎么处理?”兰斯洛特首先发问了,“崔斯坦子爵和贝德维尔卿还因为重伤在医院躺着。”他一脸严肃,好像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你们吸血鬼能去医院吗?”高文想到自己给莫德雷德牵的这根感情线就觉得头疼,“你们该不会是夸大其词想要整我们吧。”


 


“咳,”梅林咳嗽了一声,“总之老板你也别担心,我们只是想找回那颗石头而已。”他笑眯眯地盯着莫德雷德露出的金色耳朵,“听说袭击我们的是一只金毛的狼?”


 


“也有可能是狗嘛。”高文暗自捏了把汗,“谁知道是不是狗人?”他哈哈地干笑了两声。


 


其他人都没有笑。摩根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的两个行为不正常的儿女,“这个世界上没有狗人,黄毛的狼也不少。”她烦躁地理了理自己银色的碎发,暗自想如果让她查清楚是谁一定不会放过他。“我们追查起来也要一段时间,说到底你不还是想趁机敲诈我一笔。开条件就是了,不就是分地。”


 


“上道。”梅林打了个响指,伸手戳了戳坐着的伯爵小姐,“阿尔托莉雅,你怎么看?”


 


听到‘阿尔托莉雅’这几个字,莫德雷德像触电般抬起了头。阿尔托莉雅正坐在她对面绷直了背,她偏过头避开了莫德雷德的目光,“我觉得都行。”她轻轻地说,不自在地想抬起手拢一拢自己的头发,但在触到头发的那一瞬间似乎想起什么又忽的把手放了下来。


 


“别和他们客气。”梅林卖力地在桌上展开了地图,“来来来,狼人们,你们来看看哪一块能划给我们——”


 


“我觉得全都行!”莫德雷德突然大声地说了一句,惊得高文差点摔了一跤,“我觉得这一片区域都不错。”她用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都给你们。”


 


阿格规文万年不动的冰山脸此时再也绷不住了,“莫德雷德!”他喊道,“别乱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知道她知道。”梅林乐开了花,他拿出笔递给莫德雷德,殷勤地将地图推了过去,“在这上面画个圈然后签上你的名字。我相信狼族下一任当家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来来来,就是这里。”他指着一条横线说,“签字吧。”


 


莫德雷德拿着笔就要往上画。这时在一旁惊得耳朵都露出来的摩根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正想一爪胡过去,但对面的吸血鬼伯爵小姐抢先一步开了口。


 


“不用划地给我们。”阿尔托莉雅声音还是轻轻地,但却透露着坚定。莫德雷德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此时染上了玫瑰一般的粉色,“其实那块宝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犹豫地说。


 


“没什么大不了?”这次轮到加拉哈德惊得掉了眼镜,“那块宝石不是伯爵家代代相传只给当家最爱的人的定情信物吗?小姐居然说没什么大不了——”


 


“不不不,只是块石头而已,”被揭穿的阿尔托莉雅有些急躁,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按住了莫德雷德拿笔的手腕——狼人火热的温度从指间下传来,阿尔托莉雅不禁打了个哆嗦。“我想宝石的事情有些误会,不如我补偿你们一块地吧。”


 


“小姐——”梅林试图说些什么,但被莫德雷德打断了。


 


“不不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莫德雷德看着腕上那支冰凉的小手觉得自己迷得有些神志不清,“这块地给你。”她指着地图上的东边的一块森林,“那里春天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百合花,你一定会很喜欢。你和百合花非常相配。”莫德雷德红着脸说。


 


“不,我倒是觉得这一块森林你会喜欢,”阿尔托莉雅左手仍是紧紧地握着莫德雷德的手腕,右手拿起笔在地图上画了个圈,“这个地方有很多的兔子和小鹿,非常适合做烤肉。”她低着头盯着地图,做出专注研究的样子。


 


“那这一块给你吧,这里有本市最好吃的甜品店。比高文的好吃多了。”


 


“那这一块给你,这里的服装店的西服你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那这一块——”


 


“这一块——”


 


......


 


摩根和梅林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地盘被接二连三送了出去,一旁的兰斯洛特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捅了捅抱着脑袋的高文,“他们这是在干嘛?”他费解地说,“他们早就认识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高文闷闷地说,“他们大概是在谈恋爱。”


 


这一句话惊得在场所有人都险些显出了原形,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当妈的摩根。


 


“我不管这是怎么回事。”摩根一把抓过地图撕成了碎片,“我打的这些地盘你们一块都别想拿走。”她盯着对面银发的吸血鬼喘气,“你们给我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是我的台词。”梅林露了露自己尖尖的牙齿,“我们伯爵小姐的地你的那只黄毛小狼狗一块都别想拿走。”他恫吓地露出了自己的蝙蝠翅膀,“果然我们还是要打一场。”


 


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这时伯爵小姐缓缓开了口,“那么只要不是地就行了吗?”她若有所思地问已经准备开始变形的摩根。


 


“其他要求我尽量答应。”摩根沉稳地打量着吸血鬼小姐泛红的双眼,“你想要什么。”


 


“那么我想要你的女儿。”沉默了一会儿,阿尔托莉雅坚定地说。她的左手从莫德雷德的手腕处划下,落到了手心中与狼人十指相扣。莫德雷德看到了一片深情的湖绿色。


 


“我想要那只每天陪我回家的狼。”她说。


 


8.


 


莫德雷德和阿尔托莉雅的爱情故事在狼人和吸血鬼中有很多个版本。狼人中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莫德雷德为了真爱勇敢地和封建阶级吸血鬼们打了一架,抱得美人归。吸血鬼中流传最广的版本则是潘德拉贡伯爵小姐饶勇善战,和狼王打了七天七夜后让狼王跪服抢走了狼族公主。然而梅林却在婚礼祝词里用了最真实的版本,详细描述了两个笨蛋双向暗恋的故事。


 


“我觉得这一段非常不妥。”贝德维尔穿着白色的礼服,指着婚礼祝词草稿对梅林说,“什么叫做我和崔斯坦裤子都掉了?”


 


“那只是还原时真实情况,我一向非常公正,”梅林竖起手指摆了摆,“这个故事的起因难道不是莫德雷德拉下了你们的裤子?”


 


“啊真是悲伤,我不是很想回忆起那一段往事,”一旁端着香槟的崔斯坦闭着眼伤感地说,“早知道小姐找到爱人时宝石就会重新回到她的爱人手中,我和贝蒂就不去跳河了。”


 


“谁知道呢,宝石凭空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我们都震惊了。”加拉哈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从过来都没想过小姐会爱上莫德雷德把她娶回家,要知道莫德雷德到不久前还一直以为我们茹毛饮血。”


 


这边吸血鬼在感慨这一段情缘的突如其来时,狼人那边也正聊得火热。摩根穿着缀着宝石的抹胸长裙,精心画过妆的脸上装出一副不开心的模样靠在桌子边缘,高文和阿格规文则是穿着黑色的礼服围在莫德雷德身边。


 


“你说我们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出联姻这个法子呢?”高文摇了摇头,退后几步看向自己的妹妹,“早点和吸血鬼结婚我们之前就不用打这么久了。”


 


“你外公曾经试过,不过被我逃了。”摩根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谁想到我女儿居然自己跳进了火坑。”


 


“不是火坑,妈你好啰嗦啊。”莫德雷德对着镜子整自己的领带,阿格规文给她定做的婚服非常修身,让她非常满意,“你说我的耳钉用哪个好?”她偏过头问摩根。


 


“黑色骷髅头的那个,凶一点,过去没人感欺负你。”摩根嫌弃地撇撇嘴角指了指桌上一排耳钉其中的一个,“——莫德雷德.潘德拉贡,这么长的名字一点都不顺口。”


 


“对方是伯爵,如果不是莫德雷德穿婚纱老是摔跤。今天她一定会是穿裙子的那一个。”阿格规文笃定地说,“快到时间了,我们走吧。”


 


摩根按掉烟高冷地伸出手递给了自己的女儿。“一个吸血鬼居然选择在教堂举行婚礼,这实在是太没有品味了。”她在走向礼堂的路上抱怨道,“你们是不是还要过圣诞节?”


 


她们在门口停下,摩根理了理莫德雷德的头发,看着自己像小白杨一样挺拔的女儿嘀咕道,“别再露出耳朵了。”


 


“知道了。”莫德雷德看着摩根掩饰不住上翘的嘴角点了点头。她伸手推开了大门,阿尔托莉雅穿着洁白的婚纱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莫德雷德向自己的心上人奔去,她的耳朵终究还是露了出来。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