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骨鬼

堆放一些突破天际的脑洞、无聊的时候的胡思乱想、突如其来的中二病还有闲暇时期的无病呻吟。

【评论】铁甲依然在——《龙族》书评&浅谈江南

简傲.:

林稚:



铁甲依然在
——《龙族》书评&浅谈江南


文/林稚


85后的读者提起江南会想到九州。
95后的读者提起江南会想到龙族。


从一个帝国的兴衰分合,一句“铁甲依然在”的口号,到一群少年在龙族世界里的成长之路。


我与大多数少年人一样,通过《龙族》这一部使其作者荣登2013年和2016年作家富豪榜榜首的幻想小说认识了江南。我对九州的历史只有一点粗浅的了解,不敢对其妄加评论,只是想以某些别家之言引入我此篇评论的主题。


“比起写了六部却卖不到一百万册的九州,谁都愿意将热情投放在仅写单册就能卖到两百万册的龙族。”


“江南的才华在九州分裂之后已经凋亡了。”


我不去深究“九州分裂门”中的是非对错,只评说其作品与作者对自己作品的所为。


《龙族》对于江南而言是一次较为成功的事业转折,而对于许多九州老粉来说则是一个新兴事物,许是因为大众的恋旧情结而带上了成见,就将新作的光辉置低于旧作的成就之下。新兴事物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虽然改变不一定是所有人乐见的,但改变对于有心人而言可以带来进步,在进步的过程中我们才能看清前方的路途,从而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迈步前行,而不是在固步自封的境地中为悠悠众口所拘囿。


在我看来,只针对《龙族》系列作品,江南一直在进步。


那些鲜明立体的人物群像、宏大精彩的剧情架构、深沉细腻的文字风格和厚重感人的情感基调,都拥有将读者吸引并打动的力量,《龙族》着墨的重点在于和读者的共情,正因如此它带给人的不仅是畅快愉悦的阅读感受,还有留在人心里的隽永意蕴与深刻哲思。


从第一部到第四部,人物形象逐渐饱满,情感表达逐渐丰沛,剧情张力逐渐强大,写作技法逐渐成熟——即便他为了迎合大众口味而为路明非添加了宅元素、将《龙族》套上了轻小说风格,但这依然不影响这部作品的精神内核。


诚然,每一部文学作品为了从小众走向普及都需要做不同程度的包装——这确实是商业化的因素。但“商业化”并非是一个贬义的标签,商业的本质是需求,文字也是写给人看的。无论江南是身为一个人还是为其附加上作家这个身份,他需要经济收益维系生存,他耗费的心血需要有相应的回报。


江南是一个商人,他给自己的定位也是如此。但跟同类型作家相比,江南在作品的商业价值和文学价值的平衡方面做得算是相当不错。起码他从来不会被读者控制着写作,不会因为读者的舆论导向而牵强地改变原定剧情。他始终保持着一部文学作品应有的学术品格,且同时兼有贴近大众生活的社会元素。《龙族》的灵魂从未因为它披上的外衣而受到污染,《龙族》的精神一直在江南的笔下熠熠生辉。


“是不是你也曾是倔强的小孩,低着头在人群里走过,不出声;离得很远看别人说说笑笑,也不出声;但是你心里有个广袤的世界,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你躺在床上睁大眼睛透过窗户去看如漆的夜空,会不会忽然很难过,或者忽然笑得打滚儿?”
这是江式文学独有的伤感寂寥的情怀。精致细腻的文笔仅为辅,江南的文字魅力的核心在于他以情感共鸣吸引人,而非以噱头夺人眼球。


“如果你还记得一方天台上曾伫立着一个少年,孤独地遥望远处的光海;如果你还记得曾有一个红发姑娘,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为你推开另一扇命运的门;如果你还记得你在三峡水库下八百米遇险,那个姑娘却还陪在你身边义无反顾地保护你。有些藏匿在心底的感情从未被你唱响,有些消弭于岁月洪荒的火种也从未被点燃。可即使孤独,即使迷茫,你心中却始终有着,属于梦想的声与光。”


“如果你还记得赤色狂雨里你曾听过一首古老苍凉的歌,你在悔恨地流泪如果你还记得北京地铁里你曾背着一个女孩迈步前行,你在小心地幻想;如果你还记得你仰面躺在她的床上虚抱回忆,而那个如天使般的女孩再也不会出现。残酷的悲运总在轮回上演,可即使身负浩荡悲伤,你依旧手握长刀,奔向渴慕的归处,也是最终的战场。”


“你是路明非,你是楚子航,你是青春时轻狂而不羁的灵魂,你是年少时游走在时光里的骄傲。你是血之哀,也是梦之子,流动在血管,凝结在双眸。以自己滚烫的鲜血,去点燃孤独、迷茫、热血与燃放。”


这些文字会同岁月久酿,成为许多人怀缅的温柔记忆。故事仅仅是故事,但故事中的精神与思想都会融入进读者的气质行走一生。
江南曾说:“《龙族》最大的成功不是总销量过千万,而是它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


曾有人将此类文字批为矫情,而我认为,有共同情感则为煽情,无共同情感则为矫情。《龙族》将孤独、梦想、热血等主题阐释得别致而深刻,但也正因它的主题与故事元素对读者进行了筛选与过滤,其受众范围有一个靠精神特质划分的特定群体。而处于这个群体之外的人,自然就很难理解到《龙族》对于此群体的独特意义。


《龙族》一书的成功必定有着与之相匹的充分理由,它具有独属于这一代绝大多数少年人的时代意义和社会价值。正如江南在《龙与少年游》的开篇所说,这是他的局限与浅薄,同时也是他的真诚。


在我看来,无论是《龙族》还是江南本人,都是无法兼容他人风格、独树一帜的,因局限而专注,因专注而真诚,因真诚而动人,因动人而成功。


江南辗转历经了此间少年的干烈、上海堡垒的迷惘、九州帝国的遗恨以及他一路走来的所有收获与成长。这些经历的积淀仍然能一如既往地化为一腔热血倾注进他的文字,造就出《龙族》这部作品、他的孤独少年梦。


他也许做错过一些事情,也许放弃过一些东西,但最重要的是,他从未停下迈进的步伐。


他心中的世界,必定比九州、龙族都更加寥廓宽广。


这就是我欣赏的江南,我一直对其怀有期望的江南。


——刀剑不破,铁甲依然。


评论

热度(27)

  1. 双鱼骨鬼简傲. 转载了此文字
  2. 简傲.文川湛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