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骨鬼

今日脑洞

第五人格×全职高手  叶all  轮流求生屠夫

强制第五人格排位赛(算积分的那种),(要不要开直播呢)(修罗场要不要)积分到负有生命危险。

梗一:无法克制的速修流

已经挂过三个人的宿伞之魂叶修,站在舞女喻文州面前跟他闲聊,你猜最后一台机是不是已经压好了?喻文州答那肯定已经安排上了,话音刚落空军黄少天开枪强救,同时肖时钦的机械师已经准备开门,喻文州倒地瞬间,电机压爆,庄园开门,一刀斩就绪,喻文州发信号说你们先走,我走地窖,然后跟叶修说前辈你把我留下吧,可以少扣一分,叶修说我不差那一分,然后把喻文州从庄园大门撵出去了。

或许这就是爱情吧,叶神实力宠喻了。

梗二,放血,玩车,被打崩的节奏

黄少天缠着叶修说要PK,排位1v1,誓要溜叶修五台机,然而万万没想到律师刘皓开局倒地,前锋孙翔救人失误,俩人上椅子飞天之后,机械师肖时钦和空军黄少天双双残血,节奏被打崩,还被叶修用失常守死了电机,肖时钦一想这拿头修?于是送了,黄少天宁死不屈,就是不想跟叶修认输投降,想找地窖,但是叶修是谁啊,联盟第一心脏大师啊,他捶死了肖时钦的儿子之后把肖时钦扔在地上放血,然后满地图去找黄少天,可怜黄少天修机也不是,不修也不是,最后整的出了乌鸦,被叶修逼在过山车上跟他玩车,想叫叶修放过他,但是他这局玩之前flag都立了,叶修就是不放过他,来来回回几十次,黄少天跑也跑不了,也没法投降,因为叶修不打他(23333),被叶修折腾的没有办法,最后他跟叶修说你放过我行不行,这种flag我再也不立了,然后叶修说:

过来,求我杀你。

卧槽苏死了我叶。

不要问我为什么律师能上排位,我实在不知道能给刘皓安排个什么样的角色,也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能开局失误。

就这样,梗来自斗鱼阿福,最后讲一句,福妹宠马克呀,太宠了。

原来人就是这么荒唐的东西吗?

你知道,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讲真……这到底是我太菜了……还是对面开挂了?修机贼快……嚎啕大哭……

摘纪录:

摘纪录: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季业


看了沙海唯一的感想就是——啊啊啊啊小哥你快回来啊,再照沙海这么发展下去鸭梨怕是要借机上位了呀,兄弟你就在回忆杀里出场了一次,虽说吴邪也说了不许叫他小哥,可是架不住万一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我的天,老张你快回来啊啊啊啊!青铜门按不住啦啊啊啊啊啊!

这段话在我脑子里不断的刷屏。

剩下的碎碎念就是,老吴你对鸭梨也太好了吧(羡慕嫉妒,小声bb我也想要这样的待遇)

兄弟,你回来啦

六月一日,师兄,生日快乐,欢迎回来!

【FGOx九州】【英雄作成】息衍

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

铭汐:

(其实对话没写完以后悄咪咪补上)
(缺德写手是这样的)


Saber息衍

90级无芙芙HP 13703
90级无芙芙ATK 12160

【持有技能】

双手刀剑之术A 充能时间 6
赋予自身普通攻击次数变成2倍的状态(每次攻击的威力会下降为原先的一半)(1回合)
自身的暴击星掉落率提升[lv.10](1回合)

领导力(天驱)A 冷却时间 5
己方全体攻击力提升[lv.10](3回合)
除自身外我方的【天驱】特性持有者攻击力提升[lv.10](3回合)

切玉劲A 冷却时间 5
1回合后对自身赋予暴击星集中度提升状态[lv.10](2回合)
1回合后自身的Arts卡性能提升[lv.10](2回合)

【职阶技能】
北辰的守护A
自身的弱化状态耐性提升
骑乘B
自身的Quick卡性能提升

【宝具】
静岳之剑
等级:A
种类:对人宝具
对敌方单体发动超强大的攻击【宝具升级效果提升】
&对【辰月】特攻【OC效果提升】

【数值】
筋力:B+
耐久:B+
敏捷:B
幸运:C
魔力:C
宝具:A

配卡:BBAAQ
卡牌攻击数一览:
Arts:3 Buster:1 Quick:6 Extra:5

特性:骑乘,人型,从者,名将,天驱

【角色详情】
胤朝的伯爵,皇帝亲封的御殿羽将军,与军王白毅齐名、并称“素月墨羽”,东陆四大名将之一——这些名号于此时的他并不适用。
此次现界,并非是凭依自身身为名将的成就与传闻,其更重要的身份是——“天驱武士团”的首领,七宗主之一,“万垒之鹰”。

【羁绊故事1】
身高/体重:180cm/72kg
出处:《九州缥缈录》
地域:九州东陆
属性:中立·善
性别:男性
喜着黑色长袍,腰系白色腰带,出行时定有烟杆随身,佩剑即是宝具,是一柄修长凝重、古朴肃穆的重剑,剑鞘黝黑,毫无装饰,名为“静都”。
爱马“墨雪”并未一同现界,在传闻中亦是黑色的骏马。

【羁绊故事2】
北辰的守护:A
单论其武学造诣,在这样一个优秀武士云集的团体中亦是佼佼者。甚至乱世之中、天下武者,能出其右者亦屈指可数。
盛年时期息衍随身武器只重剑一柄,但年少时他以双手刀剑之术成名。

领导力(天驱):A
虽然因为保有完整的记忆与盛年时期的脾气心性,平日看起来总是对一切都不以为意,但是无疑,此次现界时身为天驱武士的他,战斗与维护此世安定的意志都达到了最坚定状态。
其佩剑静都及其万垒之鹰的指环皆继承自前一位万垒宗主。

【羁绊故事3】
终生独身。有传言说他曾爱上一个魅女,但那美丽的女子过早地离世了。本人言语中有时亦透露出对某人的怀念。
虽曾提及自己做错过许多事情,偶有悔悟,但如若世事从头,或许故事也并不会发生改变吧。

【羁绊故事4】
虽通达人情、老练世故,却不喜客套、为人随性。不使身居高位者恃其狂放,不使布衣平民畏其尊贵。无论于市井演义、或是公卿筵席,都是受欢迎的角色。
但真正论其友人,实则寥寥。其中最出名的一位,是与其齐名的御殿月将军白毅。

【羁绊故事5】
在他的时代,天驱武士的身份等同于叛国逆贼之罪。将身份隐瞒、以帝国重臣身份行走的他,非但为天驱武士团的行动制造了便利,更为天驱培养了新一代的首领。
经由其学生之手,乱世终结、新朝建立,但在那之前,关于这位前朝名将的故事已经悄然终止。
他或许是在与死敌辰月的作战中,以生命为代价换取了某位教宗级别人物的陨落;又或许只是隐姓埋名,待见证了太平盛世的来临,才终于与世长辞。
狐的终焉到底是怎样光景,可能未来某日闲谈时,会当作故事讲与御主听吧。

【最终故事:通关 此生三恨 后开放】
此生三恨,恨不生在蔷薇王朝,可以夷平九州;
恨不生在风炎王朝,可以北克蛮族;
恨不生在北陆宁州,可以看万千羽人迎风举翼,衣白如雪。
在年轻的梦中所听闻的酒后失言。
尚不知黎明苍生,豪言壮志说与自己;与友人比肩携手同游,为今日悲欢浮一大白。
那少年,在后来征战中所见的、在初召的幻境中直面的,究竟是什么呢?


【羁绊礼装】
远南之地的花




啊,你找到来这里的路了。
你头一回来这里,我带你四下转转。我在种花。我平生最得意的就是这些花了。
那一片是十里霜红,下唐有名的花,也叫秋玫瑰。不,只是状似玫瑰,实则属菊。在你们的世界没有类似的花吧——毕竟整个九州,也只有南淮能养活这种花。等结霜的时候,花上红白两色如冰霜燃火,是真正的盛景。
这是紫琳秋,秋日的花里最易存活的,也是开得最烈的。花瓣看着纤薄脆弱,真难想象是晋北山野里随处可见的野花。闻见香气了吗?可以再凑近一些。紫琳秋的花香淡。其实还是怕寒,高墙护着,火炉烧着,能护到初冬不谢。
对了,前几日听闻你们的世界,有一种人工培育的蓝色玫瑰?
竟是真的。
不,不必看了。

【个人空间对话】
召唤:
“在下息衍,幸会。”
对话一:
“倒是有精神。那便一同出门吧。”
对话二:
“息某自在惯了,不喜为人附庸。
——不分出个高低,你便无法战斗不成?”
对话三:
“长路漫漫,有人同行是幸事。况且你是不错的战友,值得嘉许。”
对话四(持有息辕时解锁):
“我那不成器的侄儿竟也在吗?他办事牢靠,但毕竟少年心性、过于直率,总归还是劳烦你多加照料。”
对话五(持有姬野、吕归尘等):
“息某的学生?(笑)这几人凑在一块怕是有的你头疼。”
对话六(持有白毅):
“白大将军也在此地吗?这大抵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吧。”
对话七(持有苏瞬卿时):
“瞬卿?……不,没什么,许是认错了吧。”
喜欢的东西:
“一壶陈酒配上几碟小菜。不能是甜食,太过腻味。例如肥瘦合度的猪头肉、炸得酥脆的鸭皮、几片咸猪腿、炸过之后撒点细盐的花生米,都是下酒的好物。”
讨厌的东西:
“非要说一样的话……死板又刻薄的人吧。”
生日:
“是你的生日啊。要好好珍惜。要举办宴席吗?热闹一些倒也不错。”

空军玛尔塔:从庄园逃离的经历

      一开始庄园里参加这个游戏的人是有很多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同伴离开了我们,那天我照常参加了当天的游戏,本是极为平常的一天,直到那天我遇到杰克。

      我冲向密码机解开了第一个密码,在开第二个密码的时候,一位队友受了伤,我告诉自己,相信这个队友,解开这个密码我就去救他,但是……我去晚了,他已经第二次被杰克放上的狂欢之椅,来不及了,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匆匆逃离。
 
      找寻第三个密码机的时候,我迎面撞上了杰克,或许是因为我带着工具箱的原因吧……杰克看到那箱子明显愣了一下……我在废墟中与他周璇了许久,可惜鼎鼎大名的开膛手从未手生但是奇怪的是——他以公主抱抱起了我,我怀疑他的神智已经不太正常了,他从未用公主抱抱过艾玛以外的其他人,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是我被困在一个庄园里被迫无穷无尽的杀戮,恐怕理智也维持不了多久,更别提在他失去艾玛之后——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温和了,他之前哼的小调是欢快的,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他就像彻底变了个人,哼着调子开始阴郁而恐怖——我被同伴从地下室里救出来的时候我用板子砸了他,好几次……但是是他锲而不舍,就好像一定要把我留在庄园里……离开厂房我就扔掉了那箱子,除了小艾玛恐怕没人会把它当做宝贝——我换上了我的枪,我是个军人,不觉得那些花花草草有什么价值,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最后一个密码也已经被解开了,我打开大门后治疗我的同伴,同时等待另外一个迷路的孩子……一边蓄势待发,杰克这次好像学乖了一点,没有从后面直冲过来,但是我多年的训练没有留给他一点机会,我准确的开枪命中了他,没有击中要害,可我总觉得他的灵魂像是被那一枪打碎了,他被击中之后没有再做出任何一个举动,只是看着我丢在地上的绿色工具箱发呆,我在即将逃离庄园边缘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他高大的身影苍凉而萧索,静立在林间。

        这次他只抓到了一个人,我不知道回去他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越往后没逃出去的人就越布满了绝望,监管者身上也开始伤痕累累……一切都是个谜,而我已经累了,不想在这里继续探索了……今天,我终于要离开了。其实杰克曾经是个很温柔的人,我见过,他在看艾玛时眼睛里的光,虽然只是路过的匆匆一瞥,杰克是真的很爱艾玛的吧,不然也不会在失去她之后那么绝望,小艾玛还在的时候,我能感觉一切都还有希望,可惜那个有着明亮眼睛和温暖笑意的小姑娘已经消失了,我们再也不能看到她草绿色的身影,庄园已经彻底失去了花朵和绿意,到处都是枯黄的颜色,杂草丛生,那里上空永远盘旋着乌鸦,但是时间不久了,那个人就要来了,这罪恶之地,就要死了。

【源楚】若我英年早逝

林稚:

“一双古刀赠我,从此你的江山我自己去跋涉。”



源稚生苏醒后,楚子航调任日本分部。强行解除梦貘致使神经元受损,骨髓造血能力下降,昔日的皇实力折损。



楚子航从未对此表示过什么,但却一改往日的孤狼本色,执行任务时紧跟源稚生,或并肩或抵背,刀刃锋芒过处替人斩下多少魑魅魍魉。



晚餐后的十五分钟被楚子航安排用来练字,自初一起便坚持至今的习惯。有一夜刚执行完任务,刀上血还未凉,他伏坐案前,思维恍惚,笔迟字顿。楚子航想起了那些加入本家的青年在神社里的樱树下都会坚定念诵的一句誓词。



他不是蛇岐八家的人,却为之心神一动,举纸提笔。
——誓死追随大家长马后。



楚子航有收纳物品的习惯。自那之后又过了多少个腥风血雨的日子,这张方正的纸一直被他保存得很好,笔墨如新。



直到多年后,源稚生偶然整理楚子航的遗物,翻出那张纸。泪水无声滴落其上,清朗的字迹一瞬间陈旧了下去。


 


-


“你口中的那片海湾,始终没能给我答案。”



入夜的东京犹如浮满烛火的船坞。一个男人硬挺的身形立在天空树的瞭望台上,塔身的光带将他的轮廓蒙成剪影,像是守望在桅杆上的海燕。



男人的手中提着一柄长刀,凛凛地透着清光,刀上血渍还未凉。他的身后是无尽深浓的黑暗,铺陈一片蛇形死侍的败体残肢。



五分钟的时间,一个人的战场。诸神黄昏后对龙类的清场,对他来说甚至都不需要动用言灵。



男人垂首望去,灯火辉煌的城市景观尽收眼底,缤纷的人间声色似一方汪洋在脚下流淌。天空树在一小时前就已经全面封锁,此刻能看到如是风光的只有他一人——孤独,高旷。他想起多年前的某次任务,自己也是在这样的高度上俯瞰城市,然后一丝不苟地坠落。



他保持着垂首静立的姿势很久,眉眼阖了又张,像是海燕的翅膀展开又放下。



最终他抿紧了唇,止住了一声叹气。甩刀血振,回刀入鞘,黑色风衣在那一刻随着狂风鼓张而起,果决利落一如记忆中那人当年模样。



横刀所向,杀伐都是荣光。



灯火如旧,狂风暂歇了势头。耳麦的通讯信号不合时宜地打断了思绪,电流音带来略出意料的话语,听上去有些失真的错觉。



“诶,楚子航啊,不是我说你……”



男人蹙起眉,静候着对面续下莫名的缄默。



“……你真觉得源稚生还活着?”



这一问,顿滞的反倒是楚子航了。他扬头的一瞬风拂开多年未修边幅的刘海,浑浊的眸光像是乍开了清明,朝着这座城市的夜空投去辽远的目光。



源稚生,你在么?



你在吧。


 


-


 


两个段子,无甚关联,献给不具名的旧友。

此世界一切之恶

德拉科·马尔福。(文不对题)

在我第一次看《哈利·波特》的时候,我就很不喜欢这个孩子,卢修斯·马尔福和纳西莎·布莱克之子。

我不是很想历数他曾经做过些什么,也不是想重点的宣扬这位“铂金贵族”。

只是我在漫长的时间中,看过许许多多的同人文章,泼脏水的有,洗白的也有,喜欢他的人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铂金贵族,高傲优雅,斯莱特林的骄傲,种种溢美之词不绝于耳……泼脏水的我不太记得,应该不是很多。

我只是,哈利波特1到7看下来,我并没有发现这位贵族身上除了有钱和骄纵之外的其他特质,我看到的是他的软弱和怯懦,在同学老师和低年级学生面前趾高气扬,对克拉布和高尔颐指气使,在伏地魔面前则如同被施了无声咒。当面辱骂赫敏为泥巴种,看不起家养小精灵,看不起马人……不过追随伏地魔是马尔福家自己选的路,他当时左右为难倒也不能怪他,我也常常看到有人吹捧卢修斯和纳西莎——在一个铂金贵族的光环之下,好像所有人都能忘记一开始是德拉科用消失柜把食死徒带进了霍格沃茨,卢修斯利用他在魔法部的影响力想要让学生在自卫的情况下从此失去使用魔杖的权利,纳西莎我不做评述,可能对于德拉科来说,她是一位好母亲,但是对其他人未必如此,我知道,大概很多人都觉得她在最终之战中鼓起勇气欺骗伏地魔很有功劳,她所做的事情自然不能否认,但是你也没办法给她什么赞誉,如果她是真的想帮助哈利,那么没必要再多此一问,她所希望的其实只是让马尔福家不那么危险,因为马尔福家族在伏地魔一方失势,而卢修斯遭到了虐待,所以才想要结束伏地魔的统治,如果伏地魔稍微有一点理智,依旧把卢修斯当做左右手,恐怕纳西莎夫人也不会费心思想结束他的统治……

说了那么多,我想表达的其实是,坏的事情和现象其实并不可怕,能从中吸取了教训并且引以为戒就可以了,但是有很多人会给这些坏事情加上一些美丽的描述,让它看上去像是一朵美艳欲滴的花,还有些人脑袋里面自带滤镜,看到贵族、高傲就扑上去舔,从未分别过,这是真的贵族风骨还是封建遗存,把偏见当成准则供奉在神坛上的,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别把偏见当准则,把偏执当优点。

当然了,马尔福一家也不一定没有优点,只不过可能于当时的社会无益罢了,有些人存在,可能就真的只是只有益于他们自己。

觉得我说的有哪里不对的,欢迎指正。

请不要争吵。